首页 > 司法监督 > 内容

江阳区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打防困境与出路探析

2021-02-04 17:45:58    来源:法制与社会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大,经济放缓态势明显,个体经济利益不同程度受损,犯罪分子利用公众逐利求偿心理,打着“实力强、投资短、见效快”等幌子,借助不断翻新的犯罪手段和花样繁多形式来进行非法集资牟取暴利。目前,涉众型经济犯罪以其涉案金额大、受害人数多、社会危害性强等恶性特征,严重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泸州市范围内的此类问题在江阳区相对突出。

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开班式上曾深刻指出:要坚持底线思维提高防控能力,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因此,着力构建主动型应对体系,加强涉众型经济犯罪治理势在必行。本文以江阳区为例,对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打防困境与出路进行分析,尝试提出意见建议。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江阳区涉众型经济犯罪形势

作为泸州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江阳区社会流动资本充盈,这也成为孕育涉众型经济犯罪的温床。在高息利诱下,大量社会资本不断涌入非法“资金盘”,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和传销为代表的涉众型经济犯罪较为活跃。该类犯罪具有下列特点:

涉案金额巨大,涉案人员众多。2018年以来,江阳分局共受理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27件,立案25起,涉案金额达3.5亿元,涉案人数8600余人,协助配合开展侦查案件72起,涉及人数4200余人。结合询问笔录情况,笔者发现:涉众型经济案件受损群体呈现出年龄、职业和受教育程度覆盖面广特点,其犯罪对象从在校学生到居家老人,从小学文化到大学本科均有涉及,其中尤其以退休老人等弱势群体最为严重。

犯罪手段多样,作案隐蔽性强。涉众型经济犯罪嫌疑人深刻洞悉人性贪婪趋利心理,借用工商执照、税务登记等证照齐全的合法公司外衣进行伪装,采用广告、电话、电视、网络等手段进行虚假宣传,以较高的固定回报率和逼真的虚假承诺为诱饵,骗取投资者的信任。2020年6月,犯罪嫌疑人肖某使用他人身份证注册四川银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伙同蒲某鑫、舒某龙等人租赁泸州市江阳区摩尔大厦901、902号写字楼作为办公场所,打着国家发展“一带一路”的旗号,虚构藏品价值及拍卖事实实施集资诈骗行为,骗取43名60岁以上的老年群众资金332.7万元。

善于捕捉热点,编造虚构项目。涉众型经济案件犯罪分子为吸引更多的投资,往往借用“庞氏骗局”模式,许诺不切实际的高额回报率,打着“服务地方经济发展”“养老服务”“健康消费”“虚拟货币”“私募基金”等新潮的旗号或编造虚构热门投资项目,对未来的高额利润或回报做出虚假承诺,在前期如约支付高息或红利,使受害人获得暂时实惠放松了警惕,进而为其进行宣传,扩大了犯罪活动规模。

组织架构严密,分工具体明确。犯罪分子注册成立投资理财类公司,以从事某项投资需资金为名,通过发放传单、召开推介会,甚至开设实体店等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进行宣传,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吸引投资者签订联合投资合同以大量吸收投资款。此类涉众型经济犯罪有着严密的组织分工:决策谋划、编造项目、组织实施、宣传造势、募集资金等环节都有专人负责。泸州市江阳区一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搭建互联网一点公益平台(网址:www.51ydgy.com),吸引汽车美容店商家和消费者在该平台注册成为会员,通过银盛第三方支付平台捆绑会员银行交易账户,以所谓二次返利的模式,承诺商家最多可以分配(获得)返利款为名进行非法集资,给社会面造成巨大损失和负面效应。

追赃难度加大,维稳问题突出。传统涉众型经济案件犯罪周期多数在3年以上,通常由于资金链断裂才案发为人知晓。结合江阳区近期涉众型经济案件情况,笔者发现:线上涉众型经济案件犯罪周期有变短的趋势迹象,涉众型经济犯罪嫌疑人往往不注重长线经营,持有“捞一票”走人的心态,在最短一个多月内快速集聚资金、然后快速崩盘跑路。这造成涉案公司通常处于资不抵债状态,公安机关几乎无赃可追。低收入、年龄大、无工作的投资受损群众极易采取非理性的方式表达诉求,甚至自发形成求偿群体进行集中上访,导致群体性事件时有爆发,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江阳区涉众型经济犯罪打防难点

公安单打独斗,联动合力不强。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打防管控是一个体系化、整体化和系统化工程,范围涉及社会生活方方面面,需要党政部门全力配合和社会力量参与支持。市场监管和银行金融等相关部门对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公司和企业审核把关不严,该类犯罪往往披着合法公司的外衣,增强了误导社会人群进行投资的力度。属地镇街和社区干部对涉众型经济犯罪危害性认识不足,排查不力、宣传不广,始终保持观望态度,造成涉众型经济犯罪前期投入力量少、后期维稳损失大问题。涉众型经济犯罪发案爆雷在时间上的滞后性让公安机关早期摸排掌握线索等重要环节陷入被动局面,错失最佳办案时机。

群众盲目逐利,防范意识淡薄。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过程中,经济发展速度放缓,群众收入受到不同程度损失,民众补偿心态迫切。民众不满足于传统银行储蓄方式和传统投资增值收入,缺乏理性的投资风险规避意识和投资项目监督意识。涉众型经济犯罪受害群体更多地关注犯罪分子所宣传的高额预期收益率,忽视了基本市场经济规律。犯罪分子利用普通投资者的专业知识不足、信息不对称的弱点,通过发布诱惑性极强的虚假宣传,干扰人们的理性判断,从而给犯罪活动提供了可乘之机。涉众型经济犯罪嫌疑人通过向被害人群许诺高额收益,让投资者产生错觉,认为自己既可以得到高额投资回报,又不必承担投资失败风险,因而投入大量资金,甚至负债投资。

犯罪成本较低,侦查投入巨大。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表现形式变化多样并不断出现新的变体,案件定性和侦办不可避免地呈现滞后性和被动性,不法行为认定和案件定性等存在诸多实际困难。由于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往往涉及人员地域广且人数众多,公安机关取证和处置工作压力大。办理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周期较长,所需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远高于一般刑事案件,办案中存在取证不全、追赃不及时、强制措施不到位等情况,容易造成犯罪嫌疑人携款潜逃、赃款无法追回等问题发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打击整治力度。以往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有账目、有合同,现在的案件很多没有合同,不做账目,以消费积分、销售产品等形式作为掩饰,不明确返利金额,没有约定返利内容,增加了文书证据的收集难度和案件性质的认定。涉众型经济犯罪的公司总部一般均在异地,犯罪行为涉及全国各地,且网络技术手段的广泛运用给公安机关侦办打击造成了非常大的困难。

追赃挽损困难,维稳任务艰巨。挽回损失是涉众性非法集资案件中受害人的主要诉求,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能否挽回投资损失。在办案实践过程中,往往公安机关介入时,涉案企业资金链已经断裂,普遍存在资不抵债情况。群众投入资本已被转移或者挥霍,造成资金追偿困难。特别是用于抵押的资产多存在多次抵押或超值抵押,追赃挽损难以达到群众期望和要求。众多受害人在经济蒙受巨大损失和心理盲目无助等情况下,极易受他人煽动,引发集体上访、缠访和闹访等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公安机关在侦办此类案件时,往往疲于应付维稳处突工作,严重影响案侦工作效率,容易造成警民关系对立甚至矛盾激化。

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打防对策建议

涉众型经济犯罪打防工作既是攻坚战,更是持久战。为了提升工作质效,我们要在党的坚强领导前提下,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以保障人民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创新工作机制,抓好涉众型经济犯罪打防并举工作。

深入开展摸排,拓宽线索来源。鉴于当前警力资源有限且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发案迟滞等特点,一旦案发往往已造成严重后果,容易引发涉稳风险。因此,在党委统揽下抓好前期摸排,及时掌握情况显得尤为重要。要密切同市场监督、税务、银监和金融办等部门联系,建立健全常态化联络机制,第一时间掌握辖区易发多发涉众型经济犯罪重点企业注册情况、经营方式和经营状况,为风险排查和发现隐患奠定了坚实基础。要按照“党政统揽、政府负责、部门协同”标准要求,制定下发具有区域特点的涉众型经济案件打防工作方案,以红头文件形式明确相关部门职能职责,在具体流程环节建立专项台账,开展周期巡查和动态风险管理。要充分发挥镇街人力优势,将该类企业检查纳入镇街管理工作范畴,确保及时发现线索并高效联动处置。

相时择机而动,避免做大成势。要围绕涉众型经济犯罪发展新动向,密切关注犯罪发展趋势,全面搜集掌握涉案线索,对涉众型经济犯罪活动的情报信息进行及时收集,特别是重点搜集辖区经商、贸易活动和非法集资、非法传销等苗头性、预警性信息,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化解、早控制。鉴于过早介入或过早立案查扣资金、资产易造成相关企业资金链提前断裂,引发投资群众的群体恐慌并将矛盾矛头转移至公安机关,要根据涉众型经济案件风险等级、介入时机和介入方式等不同特点,因案而异开展针对性调查。对于资金链尚未完全断裂,集资规模不大,仍具有一定还款能力的,可以提前介入采取约谈、警告等手段,及时控制其集资规模避免坐大成势,及时敦促其负责人制定还款计划并抓紧清退。对涉案数额较大、人数较多、地域较广的重大案件线索,要依法迅速立案并及时查扣涉案资金资产,避免资金规模和受害群众人数进一步扩大,最大限度追赃挽损。

注重提前介入,强化司法合作。传统案侦模式已经不足以应付跨地区、跨行业的涉众型经济犯罪。因此,打破地方本位主义,强化区域间的司法合作势在必行。涉众性经济犯罪案件的特点要求公安机关不能简单地“为办案而办案”,不仅要考虑相关案件的法律效应,还要兼顾案件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要依托两法衔接机制,加强同法检两院对接联系,提请检、法提前介入,扭转公安机关单打独斗的被动局面,提高案件侦办效率。要加强同政府审计和金融管理等部门的沟通联系,争取相关部门派员参与案件专班,从专业角度协助案件办理。鉴于涉众型经济犯罪侦查、诉讼周期长,涉案企业、个人债权债务关系复杂等特点,建议按照“刑民并举、边刑边民”要求开展侦查工作,确保民事诉讼活动同步顺利进行。

加强宣传引导,提升管控质效。一是加强宣传教育。要将“精准防范”作为核心抓手,以易受害人群作为宣传重点,依托党政综合治理模式,运用“大数据+”智能手段,精准宣传、精准防范、强化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源头治理。要采取“以案说法”和“以案示警”等生动形式进行宣教,借助“抖音”等新型网络平台媒介拓宽宣传渠道,深刻揭露涉众型经济犯罪惯用伎俩及现实危害,告诫群众“理财有风险、投资须谨慎”,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法律意识和安全防范意识,引导群众理性投资。二是定时通报案侦情况。要牢固把控舆情主导权,充分发挥QQ群和微信群便捷功能,在受害群众中定期发布案件进展,缓解群众焦虑情绪,了解掌握受害群体动向,及时发现不稳定因素,做好相应预警处置准备。三是抓实维稳管控工作。要将维稳工作置于重要位置,在案件侦查终结后,准确分析利益受损群众内心诉求,预测可能存在的不稳定因素,做好案件办理回复、法律法规解释和社会矛盾化解等工作,防止发生个人极端案事件和大规模集中上访等涉稳问题。(江阳区公安局彭川)

原文链接:http://sclw.fzyshcn.com/sfzt/163207.html

编辑:李源、邹美

上一篇:江阳区公安局探索禁毒工作新模式
下一篇:激发不怕苦能吃苦的牛劲牛力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市场瞭望-法制社会网 © 2005-2020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2021080148号